欢迎光临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网站! 今天是
当前位置:文化园地

愿你岁月静好 而我负重前行

发布时间:2019-08-06 17:10:07  作者:郭富赟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浏览次数:
分享

1.jpg

作为一个长期从事地质灾害应急处置的地质工作者,爬山涉水已成为生活的常态。地质灾害现场的环境一般都极为恶劣,而受灾者眼神里的无助、无奈或者躁动,都会给我们的工作给予压力。地质灾害应急工作者所承受地不仅仅是体力、精力的损耗,更是精神上的煎熬。他们不是万能的神,但是要面对神一样的问题。这些问題来自不同方向,涉及到政治、社会、经济、环境、人文、精神等各个方面和不同层面,所以成为一个合格的地质灾害应急工作者,有很长的路要走,不经过十几、二十年的历炼,很难达到一种境界。这是社会给予我们的考验,也是地质灾害应急技术工作者成长的方向。前路漫漫,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特别是在灾害现场,身临其境,才能感同身受,仔细观测,现象才能上升为理论。每一个滑坡、泥石流现象都有其独特性,也有共性,在不断地辨别判断中,也就是经验和知识积累的过程。原谅在这些历程中我对你们的呵斥和指责吧,因为责任重于泰山,生命才是最贵!

2.jpg

岁月静好大抵是每个人的梦想,对于生活在山区的人们来说,生活本来不易,而舟曲山区的人们尤为不易。舟曲山大沟深,居住在高山区的村民物资较为匮乏,靠背着自己土地的物产到山下的小镇集市上出售,然后换取日常用品,再背着走回的山上的村庄。前些年村村通工程未完成之前,有些村庄往返山下一个来回就是一天时间,上午下山,下午上山。走在救灾路上,你会很习惯的被常走山路的村民超越,他们练就了山区快走的本领。故土难离,尽管灾难频繁,很多村民守着屡受滑坡、泥石流摧毁的村庄不愿意远走异乡。在他们的眼里,这里山青、空气好,也有些山货可以供给生活。其实他们的追求确实不高,只是想依靠少量的自然馈赠和自己的辛勤劳作平静的生活。村村通工程改变了人们的生活状态,物资交流便捷了许多,但灾害无情,一旦发生滑坡、泥石流,交通中断,很多村庄便成为孤岛,这样的故事会重复很多遍。彻底改变需要从文化层面、意识层面才能做到,所以防灾减灾之途是多么地遥远,可想而知!

3.jpg

舟曲这块土地实在不平静,青山掩映着的不是宝藏,而是地质灾害。地无三尺平,十里不同天是这里自然条件的生动写照。舟曲所在的白龙江流域山大沟深,岩土松散,构造发育,植被稀疏,降水集中,河流急湍,所有条件都有利于崩塌滑坡泥石流的形成。这里是世界上地质灾害最为发育的地区之一,也是我国的四大崩塌滑坡泥石流发育,崩塌滑坡泥石流密集分布,沿白龙江每公里有3-5处泥石流,全县较大规模的地质灾害有173处,岷江沿线地质灾害也很发育,1976年化马曾发生过严重泥石流灾害,造成数十人死亡,谢家村滑坡、中牌滑坡历史上多次滑动,造成交通中断,江河阻塞。三、五年一小灾,十多年一中灾,二、三十年一大灾,己经成为常态,这是居住在当地的政府官员、老百姓对崩塌、滑坡、泥石流的基本认识。舟曲8.8泥石流造成1765人死亡,创造了建国以后一次地质灾害造成的死亡人数之最,可见舟曲地质灾害有多么严重!

这就是严酷的现实。有记者问我,为什么舟曲地质灾害这么严重,人们还不愿意搬迁?我说,你要从历史维度、空间维度和文化维度去思考这个问题,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,故土难离不仅仅是一种现象,而是深植于百姓脑海的文化意识,不容易改变啊。

4.jpg

在舟曲,沿着坪定—化马断裂分布着一种特殊类型的滑坡,即断层角砾破碎岩滑坡,这是我在舟曲江顶崖滑坡发生后定名的,这类滑坡始终困扰着当地居民和专业人员,几乎无计可施。锁儿头、泄流坡、江顶崖、中牌、谢家村,作为专业人员,每次如数家珍的说出这些滑坡的名字,是因为他们都是活动断层上的活动滑坡,他们让多少地质灾害防治方面大家栽了根头,理论认识和实际往往出入很大,可见其复杂性和防治的艰巨性!

这些滑坡规模巨大,难以防治。其本质是地球演化过程中的一种地质现象,坪定——化马断裂一直在活动,而沿着断裂带分布的滑坡怎么能不滑呢?动是常态化的,符合自然规律,因此认识到规律,采取正确的措施才能避免灾害造成更多的损失。其实,只有主动避让才是最根本的措施,可是现实却做不到!

活动的滑坡当地工老百姓在村庄选址的时候大多会选择避开,但土地、道路等生活生产资源则不可避免地会造成破坏,生活生产资源破坏了,则百姓必然会陷于贫困中。而白龙江流域大多数村庄选址于滑坡、泥石流堆积体上,地质灾害的形成则成为了必然。

人类在更迭中会传授防灾经验,但往往隔代以后,这种知识的传授会大打折扣,居民遭受灾害的概率则大幅上升,这就是地质灾害的复杂性!因此,防灾减灾教育只有常态化,才能让人们脑中的知识固化,这非常重要!

5.jpg

2018年7月12日,位于舟曲南峪乡的江顶崖滑坡复活,并堵塞白龙江形成特大灾害!为了处置这次滑坡,我和同事在这里呆了24天!江顶崖滑坡窂动了上至总书记、下至普通老百姓的心,全社会高度关注。在空天地一体化技术全面监测支撑下,在滑坡后的第三天。国土资源厅专家组判定滑坡己处于基本稳定状态,为进一步抢险救灾奠定了坚实基础。当时我代表专家组向前方指挥部汇报情况时是下了巨大的决心的,巨灾面前的专家决策决不能变成砖头,一碰就碎!

2019年7月16日,位于东山乡的谢家村滑坡再次复活,当地人以断层的形态形象的命名为牙豁口滑坡,又一个规模近400万方的滑坡复活体。年轻的充满活力的防治中心技术团队,再加上我这个半老“专家”迅速到位,对滑坡开展全方位的调查和监测,基本查清了滑坡的形成背景、类型、规模和成因,并对其发展趋势作了科学预测。短短的几页报告,凝聚了技术人员的心血和汗水,宾馆的房间彻夜通明,有的技术人员只休息一、两个小时,天一亮又到滑坡现场开展调查,让人既心疼又无奈。野外观测点上的同事24小时倒班一次,人力有限,只能超负荷工作,这就是地质灾害应急工作的特点。我们提供的支撑越精准,对抢险救灾指挥部的决策支撑就越有力。

6.jpg

我常常想,什么是岁月静好?有人在书床前静静地读书;有人在书房里挥毫泼墨;有人在茶楼里细细品铭;有人在明月下屈膝畅谈;有人在家里颐养天年;有人在……有无数种美好都可以称之为岁月静好!在广袤的世界,有各种各样的工作,唯独抢险救人员要迎险而上,而地质灾害应急技术人员更特殊,他们在普通人都被限制行走的地质灾害危险区穿行,追索灾害变形的迹象,为科学分析灾害的动态和趋势获取第一手的数据。他们难道不怕危险吗?

我所在的小团队25人,除了我和总工在50岁以上。其他的技术人员大多数年龄都在35岁以下,正是青春美好的年华,大多数是独生子女。投身于地质灾害应急工作,他们不为名,不为利,舍小家,顾大家,少了很多城市人的矫情,多了很多接触自然的厚重。灾情就如命令,接到速报后立即即出发,己经成为他们的常态生活。数天、数月不回家,他们不想家吗?也想啊!有的技术人员在视频里面对呀呀学语的孩子,声音温柔了许多,满眼噙泪,看着让人不忍。有的家里父母有病,不能在床前伺服尽孝,尽管心焦也无能为力。作为过来人,我也只能一声叹息! 

每个人都生存不易,而地质灾害应急人员更是天为床,地为被,风餐露宿,夜行山林!清晨与小鸟为伴,夜晚于星辰对话!他们也想着岁月静好的生活,他们也想享受和普通人一样的家庭之乐!然而,地质灾害来临的时候,他们其实就是战士,是用科学技术和知识武装起来的超能战士!

山有多高,我比山高!路有多远,心比路远!这就是青春地质工作者的人生写照!没有他们爬不了的山,没有他们走不完的路!写到这里,难道不觉得他们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吗?

这个社会总有人需要付出,总要有人迎难而上,不畏艰险,而地质灾害应急技术工作者就是这样一群人。所以,我一直骄傲于我所在的团队,他们来自于四面八方,他们汇聚于舟曲这个多灾多难的地方,不为别的,只为着一方百姓的平安,他们从平凡中孕育伟大,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对社会的一份职责。

愿您岁月静好,而我负重前行。岁月会记住那些青春的面庞,历史会彪炳那些平凡的英雄。那怕风雨再骤,我自巍然而立;那怕山崩地裂,我自举重若轻!在战斗中奉献青春,在风与雨的考验中一路成长,祝福你们,我可爱可敬的同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