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文化园地 >> >> 正文
感悟《庄子》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魏玮 | 日期:2018年12月4日 | 浏览262 次] 字体:[ ]

庄子是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,其著述洋洋洒洒,文风诡异瑰丽,却很难完全被理解被吸收。

越是天才越不被人理解,庄子就是这样的天才。他很感性,也很理性。他的感性体现在他所叙述的那些无人可及的故事;而他的理性体现在他的思辨能力与逻辑能力。在一般人眼里,庄子是出世的,是高高在上、不食人间烟火的;在我看来,他却是平凡而质朴的,因为他有心、有情、有趣且博爱,跟我们身边众多善良的人们一样,只是比常人多了几分天真,多了几分睿智和达观。他以一颗悲冥的心,深深眷爱着我们脚下的土地、山川、草木、虫蚁和风物。庄子就是庄子,他有道通为一的本领,他就像是《大宗师》中提到的大冶,以他的心灵为熔炉,熔铸着整个世界、人生和历史。

对于庄子来说,孔子和儒家的主张好像是一个梦,一个无法实现的梦。《齐物论》中经常提到的梦境和现实的混淆,可以借用来评价庄子对于儒家的态度。在《人间世》中,楚狂接舆对着孔子唱的歌里面也有“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”的话,从中可以知道庄子并不是一个绝对逃避或者反对事功的人。如果结合《缮性篇》所说:“古之所谓隐士者,非伏其身而弗见乎天下,则反一无迹。不当时命而大穷乎天下,则深根宁极而待。此存身之道也。就可以看的更清楚。庄子对于儒家的批评并不是抽象的否定,而是认为它不适合于当时的时代。在这个天下无道的社会,孔子之徒并无实现其理想的空间。那种不考虑环境的盲目追求,就好像是螳臂当车,他们的勇气固然可嘉,可是其悲剧命运早已经决定。灾民之道结局的情形下,还不知退缩,似乎不能算是明智的做法。

在与儒家的对比中,我们体会到了庄子的冷峻。我们可以想起那个著名的比喻,当邻家失火的时候,要不要把你那无济于事的一桶水泼上去。孔子当然是要泼的,这不仅是一种姿态,而且是同情心的表达。他求的只是心安,而不是实际效果。庄子不,当他知道泼水无济于事的时候,他会把水留给自己。庄子是冷峻的,冷的呼唤着“无情”。比较起来,儒家是热切的,热的不能忘怀恻隐,并一直追求着推己及人。

看着庄子,他对于妻子的死鼓盆而歌的时候,我有一点点诧异,这样一个神人,他的想法真的很特别,他认为人活一口气,这气聚人形,然而妻子以彼之形还原为此形,他对生对死的看法,超然的态度让我豁然开朗,一直让我有所忌讳的事情,就这样解开了,只因庄子一句话的指点。“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,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。已而为知者,殆而已矣!”一个人养生的目标是要把自己身心搞得不烦恼、不痛苦、不烦忧,很安详、很平凡、很快乐地过一生。知识和经验并不是养生的追求,要拿得起,放得下。而真正在付诸行动时,“拿得起”容易,“放得下”难。所谓“放得下”,是指一种心理状态,就是遇到“千斤重担压心头”时能把心理上的重压卸掉,使自己轻松自如。一个人在处世中,拿得起是一种勇气,放得下是一种肚量。对于道路上的鲜花、掌声,有处世经验的人大都能等闲视之,就非常不容易。大的挫折与大的灾难,能不为之所动,能坦然承受,这则是一种胸襟和胆量。佛家以大肚能容天下事为乐事,这便是一种极高的境界。既来之则安之,便是一种超脱,但这种超脱,有许多磨砺才能养成。

《庄子》中有这样一个故事﹕肩吾与孙叔敖是同乡,两个人在一个村子长大,可是也算不得什么深交。孙叔敖长大后到外面谋生,直到退休才回村安度余年。有一天,两个在树下乘凉饮茶,肩吾问孙叔敖﹕“一般做官的人衣锦还乡大都新建豪宅,围起高高的篱笆,生怕别人抢夺他的钱财,危害他的生命,而你曾经三度为相,当你做宰相时,我感觉不出你家的宅子有什么改变,当你三度罢相和这一回告老还乡,我也感觉不出你有什么理由什么怅然若失之态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还怀疑你是深藏不漏,喜怒不形于色。可是这一段时间,你天天在这里喝茶乘凉,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,我才相信,你是真的不把在朝在野这档事放在心上。荣华富贵、归隐乡林都不能影响你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?”孙叔敖说﹕“我又有什么过人之处呢?我不过是因为官职来到我身上,我不能推卸;官职离开我,我也留不住。我觉得得管失管都不是我能决定的,所以就没有忧愁。”

很多时候,我们的心总是处在一种紧张和焦虑当中,或者所谓患得患失,如此反复,以至于心术不正。与其在世上活得这么累,为何不潇洒的看的云淡风轻一点呢。有人说﹕世上熙熙皆为利来,世上攘攘皆为利往。但是人生来就是一无所有,为什么一定要边走边背负重担,一直走到死的那一天竟知是累死的,为名为利一生所累。值与不值,庄子说的一清二楚,若是视一切身外之物为粪土,那么我们的心就不会一直超载。生活有时候会逼迫你不得不交出权力,不得不放走机遇。你不可能什么都得到,所以,为人处世重要的是洒脱而不固执,对于得失成败不要看的太重。成功时稳得住,失败时放得开,不要背思想包袱,有“一切随缘”的心态---—拿得起,放得下。

读过《庄子》,会让我们的心胸更加开阔,让我们的精神更加饱满。在世俗之中可以摆脱一点俗气,在闲暇之际则可享受一份逍遥,在得意之时可让我们淡然,在失意之时可让我泰然。它是一副清凉剂,如汩汩泉水,流进我们的心田;它还是一副镇静剂,让我们在熙攘的世界中保持心灵的澄澈。

 
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